蓝白要努力不咸鱼

咸鱼不咸,死海未死。
火影手游发烧友。
沉迷rpg的腐男。

《红豆麦包》①卡带 abo

300loft点梗。

卡卡西bX带土o

特别提示

带土是一个强势的O
但是卡卡西也不弱。

卡带复健,这次是特别的300。

『如炼乳般黏腻』
卡卡西最近如果是要回家的话,都会习惯性的带两瓶信息素干扰剂。如果要问为什么?

“咦,旗木先生。又要到你家那位的发情期了嘛?”这是好事八卦的女店员,她看着被眼前这个带着白口罩男子拿进袋子里的两瓶干扰剂。
眼神暧昧。

而每到这个时候,我们温和的旗木卡卡西先生只会摆摆手。

“不...带土只是我的室友。我们合租一个房子,在这段时间里他很麻烦。”卡卡西的脑子里全都是带土发情的时候,家里的乱象。扔在地上的带着可疑水渍的衣物啊,还是他卧室里时不时传出来的奇怪的声音啊。
以及,他每次从房间里出来以后。

空气里那令人窒息的,仿佛凶猛巨兽一般咆哮着将整个屋子灌满的甜腻的。红豆甜味。

在经历了几次之后,卡卡西再也都不想面对这些了。于是他开始主动帮带土购置发情期需要的东西。干扰剂也好,还是带土需要的能安慰舒缓他发情热的道具也好。
乌七八糟的都被卡卡西一股脑的准备好。

就等哪天带土突然往地上一瘫就开始一边气愤着,一边对他大喊:
“卡卡西!拿那个过来!”

卡卡西曾经也作死的在这个时候呛了他一句。
“什么?你要什么,你要我拿什么?”卡卡西想,他那时一定很欠打。所以带土才会气的脸都扭曲。

再然后,他就被浑身滚烫且冒着红豆味道的带土扑倒了。

“拿,我发情期要的东西来。混·账东西。”那个时候,卡卡西觉得带土会把他吃掉。
于是他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以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准备好。

在好不容易摆脱店员以后,掏着钥匙准备开门的卡卡西敏锐的嗅到了空气中的...红豆味。

该死。

当卡卡西推开门以后,他看到了他最讨厌的景象。
带土应该是下班以后突然发情的,可见他的鞋子是怎么被踢掉。然后鞋子撞翻了边上的猫粮,拖鞋也没穿。

外套东一件,扔在沙发上。把卡卡西昨天才收拾过的靠垫扫在了地上。
衬衣西一件,挂在了壁灯上。卡卡西甚至还看到了散落在地上的扣子。

“宇智波带土!我记得我上次给你一管抑制剂还是三周前!!!”卡卡西快被自己的室友的所作所为逼疯了,但是很显然。罪魁祸首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问题,他甚至打开了门。对着刚才还数落自己的人大吼:

“还不快点把它们拿过来!我...嗯~很忙!”照样还是浑身红彤彤的,冒着汗的。甜腻的宇智波带土。

而卡卡西也在一边指责他一边递东西过去,他现在根本不在乎那袋子里都是些什么难以启齿的东西。哪怕那玩意还在震动,都与他旗木卡卡西无关。

“你就不能少释放点这么甜的信息素么?!”

“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混账卡卡西!”

今天的合租房,也很热闹。

Tbc

300lfo回馈~可以点文

突然,300。可是咸鱼并不想做什么,咸鱼只想打游戏。所以希望有人来戳一下他。

白黑,晴博,佐鸣佐,卡带,茨酒这些都可以啊。

【我这破寮根本没救之日常】

阴阳师视角:
卖!安!利!

阴阳师今天也雷打不动的坐在庭院里写写画画,黑童子慢慢挪过去扯了一下他的发尾。当人转过头看着他的时候,小童子慢慢的说到:
“大天狗去竹林里已经两个晚上没回来了。”皱着眉毛的黑童子似乎很期待阴阳师能和他一起去竹林里看看。
然而知道一切过程的阴阳师笑而不语。

于是黑童子耐不住的又扯了扯人的头发,意思就是【虽然那个家伙脾气不太好。但是大人还是该去找他的。】

阴阳师摸了摸他的脑袋。

“他就是又惦记针女了,我让竹子把他睡服了。”

于是当天下午在某人小屋里揉着腰的狗子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针女这种东西,应该是不存在的吧。】

“大人,师父今天又没有出房门...”黑童子吸溜着流水线面,好奇的看着他师父们住的房间。
并没有看到暗地里给了鬼使白一手肘的阴阳师。
阴阳师吃着面,默默坐的离鬼使白远了一点;等把嘴里的面咽下去了,才跟黑童子说:
“哈哈,一定是你师父他日夜操劳。累了。”
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鬼使白看,鬼使白吃面的速度在慢慢加快。

“呵,年轻鬼。”

“大人在说什么?”

“啊...没有没有,来来来。蛾子吃面。”

【昨天晚上又弄过头了呢...心虚。】

“阴阳师,今天汝抽到挚友了没有。”这是手里玩着山风头套的大江山鬼将,而森林之王则温驯的瘫在他怀里。
远看就是一黑一白俩毛球窝在一块,别提有多治愈了。

阴阳师摆摆手,表示他抽不到。

然后茨木童子伸手摸了摸脑袋,硬是拿了几根白乎乎的毛下来。

“拿去换。”鬼将的出手十分大方。

趴在茨木怀里的山风扯了一下他的长鬓,呲呲牙似乎对于这种行为十分不爽。
“阁下嫌头发多,我可以帮忙...”说完就张开嘴咬了一下人家茨木唯一的手,留了个牙印。

于是鬼将搓了搓森林之王的头发,似乎是在打量。
“阴阳师,若是算上吾和山风。可以换个挚友出来么?”

阴阳师看着他俩的眼神越发深邃了,嘴巴抽了又抽最后只得让黑童子来把这俩都赶了出去。

【秀恩爱也别找理由来啊!混账崽子】

后记:

私设万年竹和狗子是知音,然后一起吹笛子。
再然后就变成了吹笛♂子。

每次狗子有小情绪时【多是针女又没有分给他】就会跑去找万年竹合奏。
奏着奏着就夜不归宿。

针女竹子x魅妖狗子

今天的鬼使黑也因为自家弟弟的疼♂爱而休息着,黑童子表示他现在要跟着白师父混了。因为黑师父几乎都不怎么出门。

深闺老黑,在线...
适合开局一镰刀【再而衰,三而竭】的破势黑被持♂久的魍魉白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今天的魔盒里会开出什么呢?”

“是【背德】呢,哥哥。”

寂寞茨球,在线撸鼠【山风原著是大老xu】

撸着撸着挚友就是不来,所以只好用毛绒绒治愈毛绒绒。
不愧是汇聚了全平安京的头发,撸起来手感一级棒。

山风,只配强者拥有。
祝您欧气满满,一毛不拔。

狗子:吾会协助吾的阴阳师完成大义的,邪科奸党尽数退散!!

深刻的感觉到了狗子在听到我说【以后抽到花就转化他】以后,狗子对花的怨念。

但是真的好爽。
狗子加油,干他。

【虐狗】


“你穿魅妖吧,针女我还要给其他人呢。委屈你了,大天狗。”拿着御魂的阴阳师错开了大天狗,走向了他身后的妖刀姬。

“为了守护阴阳师大人的大义,大天狗。吞噬我吧,下一次有机会再一起吹笛子好了。”身上散发出竹香的好友,就在他的眼前点点瓦解。最后被自己吸收。

“其实呢,我在考虑出了花以后就转换掉狗子。毕竟我搞不起狂骨嘛。”阴阳师看着手里的碎片,给忠心的大妖下了缓期死刑。

“大人,是吾有什么地方对大人您的大义有害了么?”大天狗看着自己的阴阳师,端正的跪坐着。
“不是啦,是我太咸了。”阴阳师只是这样回答。


后记:
咸鱼阴阳师真的有想过要不要废掉狗子。
但是最后还是有一点不忍心,毕竟是最听话的孩子之一。而且狗子也很努力了。

【狗子是小天使】

日常听话。

双拉很舒服哦。

狗子没吹死小小黑的话,我儿子可是脾气很差的。

我方狗子看对方狗子的眼神变化:
羡慕——诧异——怜悯——无感

大天狗:为了大义!魅惑你!

黑童子【努力忍笑】:噗...

大天狗【挥扇子】:黑童子阁下请为了阴阳师大人笑出来,吾可以忍受这种事情!

吾可以。

最后黑童子干掉了对面。

【狗子和蛾子干得漂亮。】

【我这破寮根本没救之笛子组】竹狗

全世界只有我圈地自萌,然鹅我渴望卖出安利。

阴阳师视角。

阴阳师那天突然神之一手,在卡池面前大吼一声:“我要大天狗!”于是一个毛乎乎的东西从卡池里一跃而起,砸到了他脸上。
阴阳师忍住了被木屐砸的疼,被羽毛弄得痒痒。稳稳的接住了这只狗子。

然后天上似乎出现了一段文字。

非酋-中级:0-200

中非没了就没了,反正是拿初非的奖励抽的。阴阳师大喜过望,抱着大天狗死不撒手。而大天狗...则是在暗自苦恼着自己为什么如此受欢迎。

狗者,忠也。
天狗,义也。
大天狗,傲也。

于是狗子就这样昂首叉腰地跟着阴阳师信步走近庭院,骄傲的准备迎接全寮的欢迎了。
然而出乎他自己意料的,来接待他的只有一个白色头发的小童子;也就是他日后的竞争对手,黑童子。

阴阳师对于自己把大天狗交给黑童子而感到十分自得,毕竟蛾子那么乖一定会把大天狗也教得很乖的。

没想到才过了三个时辰,才四星的大天狗就顶着一身乱毛一手扯开和门。慢悠悠地走了进来,然后背对着阴阳师。端正坐好。

一坐就是一整天。

期间不管阴阳师是拿出新衣服,还是黑蛋。狗子都气呼呼的转着脸,就是不想看阴阳师。
阴阳师陷入疑惑,刚才还乖巧的大天狗怎么变成这样了。
而且羽毛也乱糟糟的,一看就是和人打架了。

“狗子,你咋了?和阿爸说啊。”阴阳师抱着还没有一米三的小奶狗,忧心忡忡。然后狗子小嘴一瘪,死不开口。

最后,阴阳师没法子了。
只好去问自己蛾子,结果刚好看到了正在用大天狗羽毛擦镰刀的黑童子。

“......”

询问过后,黑童子连说带比划还让旁边看了全过程的玉藻前证实了。
是大天狗先傲气十足的对黑童子说“大人有了吾就不会再需要汝了,把针女脱下来吧。”
然后黑童子怒了,扔开镰刀撸起袖子就空手干大天狗。

四星大天狗哪里干的过六星的黑童子呀。

这不是吃了憋,最后还发现是自己没理的大天狗自己生自己的气去了。

狗子只觉得自己现在真是丢狗,羽毛凌乱。
“吾真是太丢人了。”大天狗拿扇子把脸遮着,面壁思过。深深地反省了一下自己的失言与失礼。

总而言之,狗子是不可能拿去给黑童子带了。
要打架的。

阴阳师愁的掉头发,狗子不能没有人生导师啊;就在此时,一串笛音滑溜溜的传来。

再后来像是起了共鸣,从院子的某处也发出了悦耳的笛。
一曲如同微风,一曲如同月光。
两首曲子相互应和,相互纠缠。在月光中飞升。

第二天,万年竹就自动请缨。
他要带大天狗。
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爱好。
狗子也对自己能有一个这么好的知音而开心,之前被打掉的羽毛似乎都长了回来。

“你们开心就好。”真的是不懂你们这群玩音乐的。

狗子和万年竹有过如下的对话。

“汝都五星了,怎么还穿四星的针女。”

“因为最好的针女在黑童子大人身上。”

“汝就不会不甘心么?!明明吾等比他...咳,是吾等比黑童子更加出色才是。”

“阁下为何出此言?谁穿御魂难道不是都为了阴阳师大人所效力么。大天狗大人,收起你的高傲吧。”

“哼!”

然后在第二天,阴阳师根据了万年竹的提议。
给了狗子一套六星魅妖。

“狗子,加油。”

大天狗估计是眼泪和血,往肚里咽。

“是...大人。”

竹子心疼的拍了拍他,人生嘛...没有针女算什么是不是...

【我这破寮根本没救之鬼使系列】白黑

阴阳师视角
求回复

依稀记得在鬼使白刚在家里住下没有半个时辰,住在东屋的鬼使黑就抱着枕头被褥强行跑过去要求同居了。那表情,那动作那跟狗尾巴似得飘起来的小辫子。
啧啧啧...

阴阳师只得感叹到,真是世风日下。然后他明智的在那天晚上带上了被子麻溜的跑到距离这俩兄弟最远的房间去睡了,还不忘记带上才三星的黑童子。

“别这样看我,你师父他们需要二人世界。”阴阳师看着凝视他的黑童子,只得一边铺东西一边和这孩子委婉的解释。
顺便在心里将这俩不知检点的大人数落了千万遍。

黑童子只是眨巴眼睛,乖巧的缩着睡了没说什么话。

第二天,寮里没看见鬼使黑和鬼使白的踪迹。

阴阳师看那间和室的眼神都犀利了起来,当下就遣散了围在周围企图看热闹的熊式神们。
故意隔着和门大声嚷嚷道:“看什么看!打御魂去!信不信本大人拿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当狗粮。”

也不知道门内的那俩听不听得到,听到了的话以鬼使白那薄脸皮应该是受不住要赶鬼使黑出来的。

这一次,阴阳师失策了。
当阴阳师带着一麻袋的生命防御效果抵抗回来以后,那房间还没有开门的迹象。询问了一下院内无事的式神,他们也只是说那俩兄弟还没有出来过。

阴阳师拉着黑童子,头也不回的就往里屋走了。
“一对熊情侣,蛾子你可千万别跟他们学。”气冲冲的阴阳师拉着啥都不知道的黑童子在那坐下,抬手就给黑童子吃御行达摩磨的糊糊。

大概是到了第二天,阴阳师才看见了鬼使白在外边走动。
只是...为何不见鬼使黑。

阴阳师觉得满头雾水,按理说和自家心爱的弟弟春风一...好吧。是春风多度以后,那个一根筋鬼使应该是第一个活泼地蹦出来和全世界宣告的才对。
怎么会到现在还没出现?
反而是可能该在床上休息的鬼使白忧心忡忡的守在屋外边。

阴阳师嚼饭团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眉头一皱。

【小黑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

一想到这个以后,就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发出了“啪”的一声。
对啊,鬼使黑作为一个长期没有性经验的死人。那方面肯定不太行。嗯,一定是的。
改天叫鲤鱼精帮忙抓点鳖啥的来炖了给他,不然把自己累趴在床上的事情可就要让其他式神笑掉大牙了。

当然,鬼使白还守在屋子外面。
“小白啊,别太担心。等会我炖点东西给他补补就好了。”踏步过去,意味深长地拍拍鬼使白的肩膀。没给他头发遮住的地方,脖子间的红痕一览无余。

啧啧啧...

结果就在阴阳师打算开腔再说点什么的时候,鬼使白先开口了。
“大人,我是不是做了错事。”
俊俏青年此时似乎很痛苦的样子,眼睛从未离开那紧闭的和门。
“啊?”阴阳师显然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难道要打直球的告诉鬼使白【你哥那方面不行真的不是你的错啦】这样?

鬼使白的脑回路明显转的比阴阳师要快,他立即说到:
“他一直都只把我看做是他的弟弟,可是我根本就不记得。而且我也不想做他的弟弟。”

说这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在抖。

阴阳师选择闭口不言。

“我只想做他的男人。”鬼使白看着和门,望眼欲穿。
似乎可以看到门内某位被他玩弄了整整一天一夜的人,在自己进入他的时候。鬼使黑脸上害怕的表情,似乎刺伤到他了。
【白?白!快停下,停..我们是兄弟啊,】

“所以我强行要了他。”鬼使白扶住了额头,似乎感到了某种脱力的眩晕。于是阴阳师贴心的扶了他一把。

其实...估计也就鬼使黑会觉得他对鬼使白的样子像是普通兄弟情了。
不就是死不开口嘛。

又拍拍鬼使白的肩膀,阴阳师慢慢说:“其实我们都看出来了,他也是对你有意思的。就是太木了,你懂吧?”

说完以后阴阳师就离开了,他需要吃点甜的东西来化解一下此时空气中的恋爱酸臭味。真讨厌啊!黏着系情侣!

阴阳师大口吃着绵绵冰,还不忘往黑童子嘴里也塞一口。

过了几日,甚至几个月。
都可以看到鬼使黑和鬼使白亲密的一起行动着,有的时候是鬼使黑故意缠着鬼使白。有的时候又是鬼使白搂着鬼使黑对他不晓得说了些什么,惹得那一向皮厚的黑长脸红得跟觉醒山蛙一样。

阴阳师明智的捂住了黑童子的眼睛。
“蛾子别看,看了就不能出被动了。”

这个破寮,真是没救啊。

【庭院日常破事】①我家式神们的人际关系


大天狗,日常就是穿着崇天高云在院子里晃悠。他自打落地就没摸过针女,所以导致他和妖刀以及黑童子之间关系紧张。
非常高傲,也不服输。但是很讨厌其他人看自己的新奇眼神。

【魅妖大天狗...很少见吗?吾一人做事一人当,说魅惑你全家。就魅惑你全家了。/今天大人又拒绝把针女给吾了,伤心】


妖刀姬,觉醒之后断了一条手臂所以有些残念。但又由于阿爸的蜜汁审美而没有穿新衣服,所以只是穿着那套紫黑色的铠甲踱来踱去。
【不知道为什么,大天狗看自己的眼神总是有些凶狠。要不要和阴阳师大人说呢。/今天御魂还要问其他大人借呢。】

黑童子,实打实的家中老大。整个院子里的半壁江山他功不可没。妖刀玉藻前都得看他拿御魂,忠心耿耿。
不喜欢说话,喜欢肢体语言。
其实是会撒娇的。
曾经把未来扛把子的首无脑袋提了起来。
【今天大天狗也很不友善,明明他们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大人今天也没带我出去。】

首无,还在养。
家中群宠。
和黑童子有点过节,但是他本人并不是十分在意。
带头冲锋,使命必达。
【今天前辈们也出去打御魂/觉醒/御灵/斗鸡了呢。我也好想出去啊。】

以上